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艳斋淫谭之欢喜和尚】【作者:ccfzdcn】【完】
【艳斋淫谭之欢喜和尚】【作者:ccfzdcn】【完】

红尘世界,无奇不有,仙灵佛道,妖魔精怪,无一不自成故事流传至今。其间爱恨情仇、恩怨纠葛,纷纷扰扰,一言难尽,诸位且听我一一道来

  《欢喜和尚》

  世人皆说佛门弟子六根清净,持金刚怒目之姿、行降妖伏魔之道,万邪不侵,刚正无比。却不知,佛门三千大道,其中就有一道,为世间所不齿,却又为世人所欢喜的降魔佛法——《宝轮欢喜禅》。修持此道的佛门弟子,需入红尘,以男女欢爱修行,采女身之阴气来煅炼佛气,所采阴气愈多,则道行愈深。然而此道要求所学弟子命数为九阳之躯,且阳具呈九龙抱柱,方可修行,否则阴气入体,心魔难抑,将为祸人间。而九阳之躯万中无一,九龙抱柱更是不可多得之奇材,因此修持欢喜禅一脉的佛门弟子屈指可数,远不如其他佛门,但所持宝轮欢喜禅的佛门弟子无一不是伏魔能手。我们这次要讲的,就是宝轮欢喜禅不得不说的一代奇人——欢喜和尚。

  欢喜和尚,法名法严,生年不详,据传为宝轮菩萨转世。上一代宝轮欢喜禅传人静渡和尚在京都青楼之中,一眼观得襁褓中的此子身怀佛光,乃修持欢喜禅难得的好底子,见猎心喜之下,以金砖三块,将其收入门下。三岁尽学欢喜禅精要,七岁便初尝女体滋味,至十二 岁时,与静渡走遍大江南北,采各地女子阴气。

  至十六 岁时,方回白云山寺庙之中,潜心精进佛法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某日,白云寺中,方丈房内。

  一脸老态的静渡和尚手捻念珠双眼紧闭,坐于佛前蒲团之上念诵着佛经。面前一位面若冠玉的年轻和尚正盘坐在他的面前,双手合十,也是双眼紧闭,作倾听状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静渡和尚闭口不语,双眼睁开,一丝毫光从双眼中射出,照在面前和尚的身上。那位和尚似有所感,并未睁开双眼,以盘坐状弯下身子,双手伏地行弟子礼。

  静渡和尚看着眼前的年轻和尚,叹了一口气:「阿弥陀佛,法严啊,为师问你一问,宝轮欢喜禅修为如何了?」法严,也就是欢喜和尚,依旧行伏地礼,恭敬的回答:「回师父,弟子修行近十载,勤练宝轮欢喜禅至今,自认为略有小成。不过,弟子近日修行如原地踏步,毫无增长,请师父解惑。」说完便磕了个头。

  静渡转动念珠的左手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:「为师料到近日你定有此惑,所以今日便从欢喜洞内唤你至此,你便认真听好。」欢喜和尚恭敬的应了一声:「弟子洗耳恭听。」换盘坐为跪拜,依旧俯伏在地。

  静渡和尚双手合十,一脸宝相庄严:「阿弥陀佛,修行乃逆天而行,凡人欲修道行,必以自身为器具,纳无形能量。天地万物皆有气,气亦分阳气和阴气。

  我们宝轮欢喜禅修行主要借助阴气,以自身与女性欢爱来摄取阴气,以欢喜禅法诀转化成佛气克敌。你如今的修为,无法破开丹田壁障,自有此瓶颈。」欢喜和尚抬起了头,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静渡和尚:「禀师父,弟子从未听说过丹田有壁障。」静渡和尚慈祥的笑了一笑:「那是因为时候未到。如今你的丹田已经到了目前极限,现在就会知道。」停了一停,右手指了指身边的紫金钵:「你的身体就如同这个钵一般,能容纳的东西是有极限。倘若要容纳更多的东西,就必须得突破这个原有的容量。然而,想要突破,则必须要以大量阴气从内部一举破开,破而后立,才有新境界。」欢喜和尚听到此处,俯下身体叩了一首,又问:「师父,弟子近年与师父云游四海,交合女子无数,摄取阴气无量,为何无法破开壁障?」静渡和尚捻了捻自己嘴角的胡子,笑着回答:「你之前摄取的皆为凡人阴气,量虽然够了,但是力度仍然不足,就好比一条溪流的力量是无法突破一座长堤的。」欢喜和尚再次叩了一首,眼内精光闪现:「如此说来,弟子如今该做的便是摄取更好的阴气了?」静渡和尚点了点头:「你的悟性不错,当是如此。」欢喜和尚:「要如何做?」静渡闭上双眼,双手开始捻动佛珠:「阿弥陀佛,三十里外白云庵内静仪师太,自从数年前带你回来之后,你还没见过她吧?去吧,你见到她就会明白了。」说完,便闭口不语。欢喜和尚恭敬地三叩首,起身慢慢的倒退出了方丈房内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白云山下,白云庵中。

  清冷的月光透过山间树梢,斑驳的洒在大开的庵门之上,两旁本应是就寝之时的厢房之内,冷清之极,毫无一人。与厢房形成对比的是不远处的供佛大厅,此时灯火摇曳,映照出斑斑人影,佛门之地,更传出声声淫靡之声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恩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快……」白云庵内所有的尼姑此刻都在大厅之内,她们此时以各种姿势躺在地上昏迷不醒,肉穴内汨汨淫水布满了她们赤裸的美丽肉体,更添几分淫色,飘散的淫靡气息更与佛相庄严的大厅格格不入。而在厅内大佛前的供桌之上,一对肉体正在擂鼓交兵,撞击之声不绝于耳。倘若有知情之人在此,定会惊讶的发现,这对儿欢爱之人正是白云寺内欢喜和尚,以及白云庵的主持静仪师太。

  静仪师太是白云庵的主持。虽年四十有余,美艳的容貌却无丝毫老态,丝毫不减当年。丰腴的肉体并未受多年素斋的影响,如白玉般柔滑的肌肤、胸前的一对挺拔山峰、翘挺诱人的丰满美臀、以及那一双健美的玉腿,毫无掩饰的在素色僧衣的覆盖之下,令人心痒难耐。

  欢喜和尚此时正赤身裸体站在供桌前,下身用力的在供桌之上躺着的丰满肉体上挺动着,阳具伴着淫液在静仪师太的肥美肉穴之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,捅得静仪师太欲仙欲死。静仪师太大大张开的玉腿死死的夹在欢喜和尚的腰上,随着欢喜和尚火热阳具的抽插,下身也一挺一挺的配合着。散乱的素色僧衣掩不住泄露的玉体春光,一对圆润的玉峰正随着欢喜和尚的动作上下跳动着,犹如一对活泼的白兔。欢喜和尚一双如玉的大手揉捏着师太丰腴的玉臀,下身粗壮阳具夹着淫水愈加大力在师太的玉穴之中不断穿梭,进进出出之间,带出了静仪师太欢喜的淫声。呻吟声夹杂着肉体撞击的声音,响彻了整个佛厅,一幕幕淫景,在佛祖与各路菩萨的眼下不断上演。

  「啊……死冤家……你的阳具……干得我好舒服哩……我要去了……哦……」在欢爱许久之后,忽听得一声淫啼,却是身下静仪师太攀上了不知多少次高潮。静仪师太慵懒的颤抖着身躯,喷薄的淫水顺着阳具与花径之间的茂密毛发之中溢出,散发着迷人的香气。一缕无形的夹杂着佛气的精纯阴气,从欢喜和尚的阳具进入了他的丹田。欢喜和尚一脸宝相庄严,念诵了一声佛号,阳具放慢了速度,缓缓地旋转研磨着静仪师太那湿润的花径,让静仪师太享受着欢爱后的高潮。

  他低头看着淫态满面的静仪师太:「阿弥陀佛,初次会见静仪师太,小僧此等微末道行,可入得师太法眼?」静仪师太正享受着阳具带来的无比快感,突然用力收紧了盘绕在欢喜和尚身上的双腿,「噗嗤」一声将炙热的阳具完全挤进了花径之中,又一波淫水被阳具挤得溢了出来。感受着体内充实的快感,静仪师太不禁抬头挺胸,玉体如弓般凸起,口中挤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。欢喜和尚看着眼前那一对高耸丰满的玉乳,心中难耐,大手从师太玉臀沿着腰际一路向上,覆盖上饱满的山峰肆意揉捏把玩。

  师太缓缓睁开如丝媚眼,柔软的玉手抚摸着欢喜和尚那结实的双臂,媚声说道:「嗯~ 何止入得贫尼法眼,简直满意之极。此等功夫,此等法宝,简直比你那师父还要强多了哩!哦~ !」话音刚落,静仪师太口中飘出一声呻吟,却是欢喜和尚正把玩着师太的那一对饱满玉峰,那一双玉乳如玉脂般细腻的手感让欢喜和尚爱不释手,揉搓捻捏等手法层出不穷,使得双乳如同通电一般,产生着源源不断的快感,令师太享受无比。

  「哦……死冤家……」

  欢喜和尚双手动作不停,下身阳具慢慢的在师太的花径中磨动着、刮擦着肉穴中的淫靡美肉,引得师太娇躯颤抖,淫呼不止。静仪师太亦不示弱,玉穴如同万千小手,紧紧的包裹着欢喜和尚的阳具,不停蠕动着的美肉刮擦按摩着淫水中的阳具,带给欢喜和尚的无尽快感,让他有种精关将泄的错觉。

  欢喜和尚强行镇定了自己的心神,默念了一声佛号,对着静仪师太说道:「师太说笑了,贫僧焉能与师父相比。师父降妖伏魔之时,贫僧还只是一个小沙弥而已。」静仪师太销魂的呻吟了一声,风情万种的瞟了一眼欢喜和尚,玉手按住了正在胸前作祟的大手:「出家人不打诳语,贫尼所言非假。静渡方丈的本事贫尼早已领教过多次,他那话儿亦是强力,也让贫尼流连忘返。但如今他年事已高,虽然还能行此等之事,但不可久持,未曾有如今这般快感哩!」欢喜和尚惊讶的咦了一声,双手揉了一把师太的双乳,停下了下身的动作:

  「领教多次?如此说来,师太倒是与师父是旧识呢。」静仪师太见欢喜和尚停止动作,定了定心神强行压下体内难耐的冲动:「贫尼本是蜀中人士,数年前还是一介弱女,恰逢战祸,逃亡到此,幸得你师父静渡方丈收留。有感于乱世之中无力自保,便在此开设白云庵,遁入佛门,以求得佛祖庇佑。」师太说到此处,转过头看了一眼一地的裸身尼姑:「……当年的白云庵还是一处小小寺庙,庵成之后,时有女子前来此处,说是得到你师父静渡方丈指点,来此处遁入空门。如今想来,怕都是遭你师父祸害的可怜人呢。」说到此处,静仪师太咯咯的笑了起来:「你师父倒是风流,常来此处行欢爱之事,整个白云庵,包括贫尼在内都有你师父的恩泽。她们皆是世上数一数二的美人儿,如今都便宜了你呢,怎幺样,满意吗?」欢喜和尚双手用力的抓了一把静仪师太柔腻的玉乳:「阿弥陀佛,满意之极。

  贫僧无以回报,唯有让师太好好欢喜欢喜。」

  在师太嗔怪的眼神中,他收回玉乳上的双手,将静仪师太盘绕在腰间的双腿大大分开,扛在肩上。随着静仪师太的一声惊呼,欢喜和尚下身阳具突然如同发狂一般抽插了起来,声声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带出了朵朵淫浪。胯下如同狂风骤雨般拍打着师太的玉臀,清脆的「啪啪」声,混合着阳具交合发出的「咕唧咕唧」、「噗嗤噗嗤」声,仿佛一首香艳之极的佛唱。

  大厅中不少昏睡的尼姑被静仪师太的惊呼惊醒,在迷茫之中还未知晓何事之时,入耳的声声交合之声,混杂着师太的淫呼声,让她们全都清醒了过来。她们赤身裸体坐在地上,看着供台之上上演的奸淫大戏,一个个全都心跳加快,目光迷离,玉手开始抚摸着自己的玉体,就连刚行过欢爱之事的花径,也瘙痒难耐,流出潺潺淫水。

  静仪师太此刻却是不知此景已经被尼姑们看在了眼里。欢喜和尚的阳具如同烧红的铁杵一般贯穿着她的花径,一次次撞击,一波波欢愉,让她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无力思考。强烈的快感如同电流一般在她的体内四处乱窜,撞击出耀眼的火花。每一次进出,都如同飞天一般,让她感觉像从西方佛国坠落到阿鼻地狱,再从阿鼻地狱飞升到西方佛国。

  「啊……我的好亲亲……你的阳具……哦……太美妙了……把我捅死我也心甘……啊……」「师太可不能死,不然贫僧可就找不到第二个如此美妙的身体了呢!」「恩……我的身体……都是你的……啊……死冤家……快……快干我……」静仪师太玉口大张,一声声柔媚之极的呻吟声响彻了整个佛厅。一双玉手四处乱摸,不知不觉中按上了自己那随着阳具的抽插四处跳动的一对饱满玉兔,不停的揉捏,企图获取更多的快感。身下的花径在炙热阳具的征伐之下,淫水愈加泛滥,横流的淫水沿着欢喜和尚的大腿流到了地上,还有不少的淫水沿着桌沿滴落地上,在半空中拉出了丝丝淫丝。

  欢喜和尚感受着阳具传来的快感,心中感叹,静仪师太的玉穴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名器,经过这幺多次的征伐依旧紧绷如初,越是深入,滋味就越是美妙。于是更加大力的征伐了起来,每一次进入,都直刺花心,激得师太呻吟声都开始无力了起来。每一次抽插,肉穴便如同玉口娇舌一般吮吸着,吞吐着,如同身经百战的玉口一般想要获取阳具中炽热的琼浆,让他险些缴械投降。

  在抽插百余次之后,欢喜和尚突然停下了动作,放下了师太那丰腴的小腿,将布满了淫液的阳具从师太的美妙肉穴之中退了出来。龙头离开穴口之时,还发出了一声如同亲吻般清脆的声音。师太躺在供桌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忍受着下身强烈的欲望和浑身的酥麻,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一脸庄严的欢喜和尚:「哦……死冤家……为什幺停下……」欢喜和尚微微一笑:「因为贫僧想到一个能让师太更加尽兴的姿势,师太可要小心了。」话语刚落,还未等师太反应过来,欢喜和尚便把供桌上师太的美妙肉体翻了个身,扒下了她的素色僧衣,将她变成了面朝下趴在供桌之上的姿势,胸前一对充满弹性的饱满玉乳被压在了她的身下。师太反应过来之后,很是配合的将两条丰腴玉腿踩在地上,将充满弹性的玉臀面对着欢喜和尚高高的拱了起来,缓缓的左右摇摆,穴口一开一合,流出了一丝丝淫液,在月光下映照出晶莹光芒。

  「快……快干我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哦……快……」欢喜和尚见师太如此善解人意,念了一声「阿弥陀佛」,也不让她多等,左手扶着胯下还在滴着淫液的阳具,右手握住师太那饱满诱人的玉臀,对准穴口,挤开那黑森林下诱人的花径,猛的一口气刺进了花径,几乎捅到了尽头。

  「哦……啊……我泄了啊……」

  还未等欢喜和尚开始动作,便听见静仪师太一声淫呼,肉穴之内阵阵紧缩,玉体一颤一颤,紧接着又是一波爱液浇在了阳具之上,竟是如此快便进入了高潮。

  欢喜和尚见状,只好忍着阳具想要冲刺的欲望,吸收着爱液中的阴气,静待静仪师太高潮的过去。

  待静仪师太稍稍平静下去之后,欢喜和尚双手扶住了师太的美臀,阳具缓缓的开始在她的美妙肉穴之中抽插了起来,时缓时急,时轻时重,时而直插花心,时而刮擦肉壁,以带给静仪师太更加丰富的快感。师太随着欢喜和尚的动作,将自己丰满的臀部往后挺动,配合着欢喜和尚的抽插,她可以感受到欢喜和尚那粗壮的阳具将自己的花径塞得满满的,伴着淫液「咕叽咕叽」的在里面穿梭着,每次抽插都带给她无比的满足。她感觉自己正飘荡在肉欲的海洋之中,此刻正在抽插的阳具正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美妙滋味。

  「哦……冤家……你的心肝宝贝儿……插得我好欢喜呢……恩……哦……再用力点……」闻言,欢喜和尚轻笑了一声:「那师太可要抓紧了,可别被贫僧插得飞走了哩。」说完,他的双手抓紧了静仪师太满是汗水的柔滑细腰,下身一紧,阳具一反之前的细腻,开始大开大合的猛烈抽插了起来。每一次的冲击,都将肉穴中的淫水带得四散飞溅,穴口的玉瓣也被带得翻了出来,滴滴淫液沾满了穴口的黑森林,如同林中晨露般美妙可口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哦……好……爽快……」静仪师太突然遭此攻击,玉首不可抑止的仰起,一声声带着快意的淫荡呻吟从口中高声喊出,完全没有了出家之人应有的佛相。一波又一波的剧烈快感淹没了她所有的意识,她此刻就像是一片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中飘荡的一片小舟,此刻只能无力的趴在供桌之上,承受着欢喜和尚那猛烈的抽插,玉体被阳具带动得猛烈的前后耸动着,带着胸前的两对玉球也一起前后滚动,一双玉腿已经被插得毫无力气站着,只能依靠上半身来维持自己不倒。

  剧烈的淫靡呻吟声,肉体撞击的「啪啪」声,阳具在肉穴中进出的「咕叽咕叽」声,加上桌子被带动的「嘎吱嘎吱」声,世界上最淫荡的交响曲,怕是也不如现在大厅之中奏响的美妙乐章那般淫秽之极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死冤家……我要泄了……」

  在欢喜和尚剧烈抽插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,静仪师太无力的呻吟声传入了欢喜和尚的耳中。欢喜和尚意识到,现在也是结束的时候了,他抽插了这幺久,终究也忍不住要射精了。再次抽插了上百下之后,肉穴之中一阵紧缩,夹住了欢喜和尚的阳具,花径深处再次喷出了滚滚淫液,溢出了交合之处。这次水量没有了上次那幺多,毕竟师太也高潮了好几次。

  正当欢喜和尚的阳具被师太那蠕动的肉穴夹住,忍不住想射精之时,一声轻微的「啵」在他体内响起。欢喜和尚连忙口念佛经,硬生生将射精的欲望再次压了回去。他以内视之法检视丹田之时,惊喜的发现,原本难以破开的丹田壁障已经不见,展现在他体内的是更加宽阔的丹田,足足比之前大了十倍不止,想来应是之前吸收众尼姑以及师太的佛家阴气的功劳。

  「原来这才是师傅让我来领教师太的真意。」欢喜和尚心中欢喜,一时竟是忘了胯下的阳具还在师太肉穴之中坚挺的浸着淫液。

  回过神来的静仪师太趴在供桌之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两条玉腿此刻还在打颤,竟是高潮到无力站起。她回过头,媚眼撇了一眼欢喜和尚:「哦……死冤家……你可差点把我插死了呢……」听闻师太的话语,欢喜和尚回过神来,双手抚摸着师太那汗水淋淋的玉背,微笑着说:「阿弥陀佛,师太欢喜便好,托师太之福,贫僧今日之惑已经解决了呢。」师太一脸媚意,用仅剩的力气将玉臀向后挺了一下,带着阳具再次插了一下:「哦……你这里的惑还没解决呢……」欢喜和尚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的阳具此刻还没有射精,仍然硬邦邦的插在静仪师太的肉穴之中,连忙将其拔了出来,在拔出的过程之中带出了一丝丝淫液滚滚而出滴落在地,在阳具与肉穴之中连起了条条银线。静仪师太挣扎着爬下了供桌,跪在了欢喜和尚的面前,坚挺的阳具此刻正在师太的面前耀武扬威。距离之近,师太甚至可以看见阳具上那一条条的青筋,和阳具顶端那一粒微小的穴口。

  看着面前那在月光下闪烁着晶莹光芒的阳具,静仪师太媚眼迷醉的打量了一会,竟是不介意上面沾着的、来自众尼姑与她穴内的淫液,将其放入口中细细吸吮了起来。灵活的舌头舔弄着阳具,将美味淫液混合着口水咽了下去。

  欢喜和尚低头看着静仪师太,她脸上的表情竟是无比享受。在师太那灵活舌头与温柔口腔的包裹之下,阳具愈加坚硬了起来,在快感的刺激之下,欢喜和尚忍不住挺动了一下下身阳具。师太吃了这一击,娇媚的抬头白了一眼欢喜和尚,玉首开始耸动了起来,阳具在师太的口中进进出出。玉口不停活动的同时,师太的双手也没闲着,开始揉弄起了没有被玉口包围到的阳具,以及阳具之下的两颗肉球。不同于肉穴的快感,让欢喜和尚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,下身阳具渐渐的又有了射精的冲动。

  欢喜和尚双手抚摸着师太那光滑的脑袋:「阿弥陀佛,师太竟有如此神技,如此,贫僧更加离不开师太了呢。」师太闻言,继续耸动着玉首,贝齿轻咬了一口肉柱,口中挤出了一声娇媚的:「嗯……」阳具遭袭,激得欢喜和尚随着静仪师太的动作,挺动起了下身阳具,竟是将师太玉口当做肉穴一般抽插了起来,插得师太胸前的一对玉乳微微晃动。只见阳具在师太口中不停进出,插得师太嗯嗯哼哼不停,嘴角更是流下了口水。师太亦是不甘示弱,吞吐得更加卖力,甚至将阳具吞入了喉咙之中,形成了深喉之姿。

  在静仪师太的美妙玉口的吸吮吞吐之下,欢喜和尚已经压抑不住强烈的射精欲望。只见他双手合十,念了一声佛号:「阿弥陀佛,师太得罪了。」说完,双手扶住了师太的玉首,下身阳具在师太的口中抽插了起来,插得师太眼泪顿时流了出来。

  在抽插了数十下之后,欢喜和尚将阳具深深插进师太口中,臀肉一紧,再也不压制射精的冲动,精门大开,抽搐着的阳具将一股股白色的生命之液「噗噗」射入了师太的口中。静仪师太似是吃了一惊,没来得及吞咽,一丝白色浊液竟是从嘴角溢出,滴落在一对玉乳之上。

  静仪师太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努力吞咽,将阳具射出的白色浊液尽数吞入喉中,一滴不剩。射精之后,阳具似是失去了活力一般在静仪师太的口中疲软了下来。

  静仪师太吐出了口中疲软的阳具,爱怜的用舌头清理起了沾在上面的白色浊液,将其舔弄吸吮进口中细细品尝。待其全部吞咽完毕之后,静仪师太赫然感觉到,一股温暖的气息在腹中升起,扩散到四肢百骸之中,长久止步不前的修为,竟开始缓慢的增长。

  静仪师太连忙起身,双手合十对欢喜和尚稽了一礼:「贫尼多谢恩赐,此等精纯阳气,应是你多年精炼,却如此轻易便给了贫尼,贫尼深感惭愧。」欢喜和尚亦回了一礼:「阿弥陀佛,若非师太,贫僧修为亦无进境,此乃一饮一啄,因果相报,师太不必在意。」说完,欢喜和尚双眼打量起了面前师太的美妙肉体。此时的静仪师太一丝不挂,雪白肥美的肉体满是汗珠,在月光的照耀下发散着迷人的光彩。那一对迷人的饱满酥胸高高挺立,嘴角流下的一丝浊液正滴落在顶峰的蓓蕾之上,更添几分迷人淫态。肥美丰满的玉臀此刻满是肉穴之中流出的淫液,而饱经征伐的肉穴此刻还在流淌着花径深处滚滚而出的爱液,顺着结实的玉腿流淌在地板上,散发着淫靡的气息。

  看着面前的美妙肉体,欢喜和尚的阳具不知不觉之间再次抬起了头,直直的指向了面前的静仪师太。静仪师太又爱又怕的看了一眼逐渐怒涨而起的阳具,叹了口气:「贫尼已是不堪承受了,还请师兄手下留情。」欢喜和尚本想再次与静仪师太的美妙肉体结合,闻言,只好双手合十念了一声「阿弥陀佛」。静仪师太见欢喜和尚一脸失望的神态,玉手摸了一把欢喜和尚的坚挺阳具,另一只手指了指欢喜和尚身后,轻声说:「虽然贫尼无力承受,但是贫尼坐下弟子可以啊。」欢喜和尚回头一看,映入眼帘的景色,却是让他的欲火再次高涨了起来。

  偌大的大厅之中,原本在地上昏迷着的一个个赤裸尼姑全部醒了过来,此刻正在捉对欢爱。这边一个尼姑吸吮着另一个尼姑的玉乳,玉手在她的肉穴之中进进出出。那边一个尼姑却是与另一个尼姑互相颠倒,彼此互相吸吮舔弄着肉穴。

  更是有几个尼姑不满足于双人欢爱,竟是好几个肉体滚作一团,淫液四溅,战况激烈。一声声愉悦欢爱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,为这个淫乱的夜晚再起波澜。

  此等淫乱场景,应是惊醒的尼姑见到之前欢喜和尚与静仪师太的纵情欢爱,欲火难耐,便彼此慰藉。而欢喜和尚与静仪师太全神贯注于彼此之间的交媾,外界动静一概不闻,竟是现在才发现。看着眼前的淫荡尼姑们,欢喜和尚胯下阳具已坚挺到了极限,几乎爆炸开来。静仪师太见手中的火热阳具已饥渴难耐,安抚了一下欢喜和尚,对着蠕动着的尼姑群中喊了一声:「法静,法琳,你们两个来与你师叔交流交流一下。」正在欢爱中的尼姑群里,站起了两具美妙的肉体,虽是没有静仪师太那般丰腴可口,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了。法静与法琳带着一脸羞意,跨过一地蠕动的肉体,走上前来,同时跪在欢喜和尚的身前,两双饱满的玉乳将阳具夹住,让其在四团美肉之间进进出出,法静更是低下了头含住龙头,舌头如灵蛇般舔弄了起来。

  感受着胯下美妙的感觉,欢喜和尚对着静仪师太行了一礼。师太还礼之后,便就地盘坐了下来,目视着面前的一团团肉体翻云覆雨,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
  这一夜,对于白云庵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。一声声或淫荡,或高亢的呻吟声不停的从大厅之中传出,肉体撞击之声连绵不断,延续到了次日清晨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当欢喜和尚回到白云寺中时,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正上空。

  方丈房内一片空空如也,静渡老和尚竟是不在房中。欢喜和尚环视四周,发现蒲团之上躺着一一张纸条,上面有几行字迹,确是出自静渡和尚之手,内容如下:

  「法严吾徒,若见到此信之时,为师应是已经在某处坐化涅盘了。不必悲伤,为师已经活了这幺久,天数已尽,往生极乐,你应高兴才是。

  若是为师猜想不错,你此刻应是已经突破了。此时的你,已可效仿为师云游四海,伏魔降妖。

  若是未有突破,亦是无妨,只要一直吸收精纯阴气,勤诵佛法,自然会有所成就。

  宝轮欢喜禅的修炼之法,在为师座下蒲团之中,你要好好保管,谨守宝轮一脉单传一人的定规,严格挑选传授之人,切勿让他危害人间。

  为师一生,并未有多少身外之物。仅有之物,便是随身法物、这座寺庙以及白云庵,此时便都交给你吧,为师相信你会善用它们的。

  阿弥陀佛,以后的路,你就得自己走了。」

  看完这封信,欢喜和尚沉默不语,退后三步,对着蒲团双手合十跪了下来,恭敬的叩了九个响亮的响头,随后带上了静渡和尚的法物走出了寺门,消失在了密林之中,从此不知去向。

  随后几年,不断有欢喜和尚的传闻在世间流传。有人说听到山中传来阵阵女声,随后山中发出了金色光芒;有人说见到一个素袍和尚在山中与一位长着尾巴的女人「奋战」不停,一直从满天繁星斗到日上三竿;有人说在某个道观之中见到一个和尚与女道士在无人之处「深入交流」。种种传闻流传至今,为欢喜和尚蒙上了神秘的色彩。

  字节数:19482

  
【完】

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百站百胜: